您现在的位置:

养生知识 >> 正文 >

证件不全、“水土不服”……高价外教蒙人的多

  没有相关证书,也不了解我们孩子的学习特点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

  受访专家:

  北京大学英语系副教授 王逸梅

  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中西医结合医院前儿科主任、儿童早教专家 张思莱

  本报记者 鲍捷

  近几年,英语培训机构遍地开花,其中外教培训是最热门的课程,已成为不少孩子节假日的“必修课”。然而,不菲的学费真能换来高质量教学吗,“洋面孔”的教学水平真比国内老师高吗?近日,《生命时报》记者走访了北京市多家英语培训机构,发现外教培训火爆背后存在诸多问题。

  外教资格证是个谜

  在一家以“儿童英语国际品牌”为卖点的英语培训机构里,七八个家长围坐在监控屏幕前,看着外教给孩子们上课。据工作人员介绍,该课程主要面向3~7岁的学龄前儿童,每周两课时,学费约每年1.7万元。“我们采用国外原版教材,外教是美国人或英国人,口音纯正,有教学经验。”记者询问能否看看外教的教学资格证,工作人员推脱说,所有外教都具有教学资质,但“不方便提供证书”。当记者要求查看教材并与外教交流时,工作人员又委婉地拒绝了,称如果不放心可以留下联系方式,预约试听课程。

  卢女士为孩子买了该机构的外教课程,她告诉记者:“外教的教学方式比较活泼,会带着孩子们唱歌、做游戏,互动性强,孩子挺喜欢的。但是外教时常换人,我担心教学效果会打折扣。最近我发现,孩子学了一年多英语,可是连26个英文字母都不能连贯地背出来,所以不打算继续报名了。”

  同样担心教学质量的还有李女士。她曾花2万元给孩子报过一年的外教培训班,“一般是十几个孩子一起上课,他们年龄不一,学习能力、接受程度有差别,一个老师很难兼顾。学了半年多,孩子总说听不懂,渐渐地就不喜欢去上课了。”李女士又在自家小区里给孩子找了一名外教,每到周末,三四个年龄相仿的孩子会去外教家里上课。“虽然孩子比较喜欢,但外教从未出示过教学资格证,也很少跟家长沟通教学进度,再加上没有培训教材,我还是不太放心。”

  记者走访发现,所有培训机构都声称外教具有教学资质,但没有一家能出示相关证书。对于经常更换外教的问题,不少机构都表示,无法保证一学年内都由同一位老师教课,由于签证、性格等原因,外教工作不稳定是普遍存在的问题,很难解决。

  需求大,质量却难保证

  今年9月,博思数据研究中心发布的《2017~2022年中国英语培训行业市场投资前景分析及投资前景研究咨询报告》显示,中国英语培训消费群体庞大,有近3亿人;单是少儿英语培训市场,每年收入就超过了130亿元;当前我国英语培训机构总数超过5万家。2016年,中国青少年研究会等机构发布的《中国少年儿童英语学习现状及趋势白皮书》显示,近七成儿童5岁前就开始学习英语。与如此庞大的市场形成强烈对比的是,教学质量很难保证,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。

  第一,外教课程学费过高。外教几乎是少儿英语培训机构的金字招牌,外教课程占总课程比例越大,学费越高。北京大学英语系副教授王逸梅在接受《生命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外教课程和中国老师课程价格悬殊的原因在于,家长普遍迷信外教,认为外国人教英语效果更好。实际上,不少外国人虽然会讲英语,却不一定会教英语,他们不了解中国孩子的学习特点和习惯。比如,中国老师更了解孩子哪些发音容易出错,会反复强调并让他们练习,但外教一般不会关注,时常一带而过。

  第二,培训机构资质难保证。获得资质的英语培训机构只有一小部分。据2015年北京市外国专家局公布的数据,北京市教育培训机构共有7000多家,仅500多家具有聘请外教的资质。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中西医结合医院前儿科主任、儿童早教专家张思莱告诉《生命时报》记者,英语培训机构一般都是以企业形式注册,由工商部门管理,不在教育部管理范围内。因此,一些企业可能会为了利益而不顾教学质量。

  第三,外教证件不全。国家外国专家局发布的《外国专家来华工作许可》规定,外国专家在中国境内工作必须持有《外国专家证》,申请者至少要有本科以上学历、两年以上相关工作经历。外国人在中国从事外教工作,需持有“英语教师资格证书”(TEFL)或“对外英语教学证书”(TESOL)。然而,大部分外教没有相关资格证书。

  第四,机构对外教管理不严。培训机构工作人员透露,一些外教不会签长期合同,其中不乏在中国旅游的外国人。“临时外教”潜藏着不少安全隐患。国内曾爆出多起外教丑闻,如授课时性骚扰女学生,有性侵前科的还在中国任职多年等。王逸梅曾在美国、英国、加拿大等国家学习和教学,据她了解,在西方国家,如果教学对象是未成年人,教师不仅要持有教师资格证书,还需要签署儿童保护法等文件。

  外教培训该降温了

  国人对外教的热衷,催生了众多“金牌外教”,似乎只要有一张“洋面孔”,便能教英语。张思莱呼吁,这种情况该降温了,国人的选择也要明智一些。

  首先,有关部门应加强监管。当下外教培训市场鱼龙混杂,不具有聘请外教资质的机构却打出了外教招牌;没有教学资格的外国人却当起了外教。对此,张思莱呼吁,有关部门应积极行动,加强对培训机构的监管。

下一篇:60年只做一件事
© http://zf.hqnra.com  地衣菜谱网    版权所有